传奇-张伯伦与拉塞尔的MVP垄断被他所打破

编辑:依正体育 发布于2018-09-18 06:22

罗伯特森

罗伯特森

  他是三双的代名词,一度缔造赛季场均三双这一“不可破纪录”;他是勒布朗-詹姆斯效法的对象,拉塞尔-威斯布鲁克因复刻他的神迹而拿到MVP;他是NBA史上全能控卫的伟大代表,却差点终生无冠。《他说》第二季第31期——奥斯卡-罗伯特森。

  黑暗童年

  我于1938年11月24日出生在田纳西州的夏洛特,而非北卡的夏洛特,随后我在印第安纳波利斯长大。我的父母亲分别是Mazell和Bailey,我还有2个兄弟。在上世纪前期,黑人族群在美国的生存是艰难的,我也不例外。家庭的贫困和随处遭受的歧视,让我的童年蒙上了灰暗的色彩。

传奇-张伯伦与拉塞尔的MVP垄断被他所打破

  如此出身也左右了我的选择。和其他同地区孩子们喜好棒球不同,我选择了篮球,因为这是“穷孩子的运动”。当时父母手头拮据,甚至连一个篮球都无法买给我,我只能在自家后院竖起一个桃木架子,拿网球或用橡皮筋捆起来的碎布头充当篮球,练习投篮。

  篮球先生

  正所谓“梅花香自苦寒来”。在自家后院拿着“假冒”篮球日复一日的练习,反而为我打下扎实基本功,这在我进入Crispus Attucks高中后显露无遗。主帅Ray Crowe注重基本功,这对我的球风产生积极影响。1954年我率队在州半决赛中负于后来的州冠军米兰高中,这也是1986年著名影片《Hoosiers》的故事由来。

  此后我决定不再让冠军旁落。高三和高四赛季,我分别率队取得31胜1负和31胜0负,并连续2年获得印第安纳州冠军,并取得了创本州历史的45连胜。此外,我们也成为印第安纳州首支来自全黑人高中的冠军队。1956年我被评选为印第安纳州“篮球先生”。

传奇-张伯伦与拉塞尔的MVP垄断被他所打破

  明星的宿命

  加盟辛辛那提大学后,我延续着出色的表现。在此3年,我当选过一次全美得分王,入选过全美最佳阵容,荣膺年度最佳大学球员,并书写下14项NCAA纪录和19项校史纪录。我效力3载,辛辛那提大学共取得79胜9负,2次闯入NCAA四强赛。此外,我曾有6场得分50+,单场最高62分,拿下10次三双,共得到2973分,场均摘下15.2个篮板……这些如今仍是辛辛那提校史纪录。而我创下的NCAA得分纪录直到1970年才被皮特-马拉维奇打破。

  我NCAA生涯最为出彩的一场比赛,恐怕是1959年对阵印第安纳州大,该场我狂砍45分23个篮板10次助攻,将全能身手展现得淋漓尽致。后来,1998年,为了表彰我在NCAA的出色表现,全美篮球作家协会(USBWA)决定将NCAA一级联盟的“年度最佳大学球员奖”命名为“奥斯卡-罗伯特森奖”,而我正是该奖前2届得主。

  但即使如此,我始终与NCAA冠军缘悭一面,这种“霉运”也延续到我NBA生涯的前半段。我一度以为这就是成名的代价,是我的宿命。

传奇-张伯伦与拉塞尔的MVP垄断被他所打破

  歧视的阴影

  除了数次与NCAA冠军擦肩而过外,种族歧视的阴云也始终在我头上盘旋。当年,在连续获得州高中联赛冠军后,我们按照惯例在印第安纳波利斯举办夺冠游行,但游行进行到一半,我们却被带离市中心,去郊区的公园继续庆祝。事后我曾不客气地指出:“市政府官员们担心我们这些黑人会把城市撕得粉碎,害怕这会让白人们不高兴。”

  到了NCAA后这种歧视也没有丝毫消减。当时,诸如肯塔基、杜克和北卡这样的名校都拒绝招募黑人运动员。最令我头疼的是每次随队前往种族歧视泛滥的城市打客场,我都被酒店拒之门外,只能窝在学校宿舍过夜。多年后在接受《印第安纳波利斯明星报》采访时,我还表示:“我永远不会原谅他们。”

传奇-张伯伦与拉塞尔的MVP垄断被他所打破

  罗马假日

  离开大学校门跨入职业门槛前,我还有一次难忘的经历,随美国男篮参加1960年罗马奥运会,并摘得金牌。虽不如1992年“梦一队”那么名声显赫,那一届美国男篮也被誉为史上最伟大的非职业篮球队(起初,奥运会不允许职业球员参赛)。我们9战全胜,场均净胜多达42.4分,12名球员有10人后来进入NBA,还诞生了包括我在内的4位名人堂球员(其余3人分别是杰里-韦斯特、杰里-卢卡斯和沃尔特-贝拉米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