巴西女排变性球星将竞选国会议员 已瞄准东京奥运

编辑:依正体育 发布于2018-09-28 23:05

蒂芬妮-阿布鲁

蒂芬妮-阿布鲁

  据法新社报道,巴西变性排球明星蒂芬妮-阿布鲁(Tiffany Abreu)将在下个月的大选中,竞选国会议员。

  在欧洲职业男排中打拼了十年后,蒂芬妮已经习惯于接受严峻的挑战。在成为巴西首位变性排球选手后不久,33岁的她已经学会了面对歧视,并努力制止针对同性恋和变性人的冒渎行为。

  此次,她的竞选口号是“为什么不呢?”她将作为不受欢迎的总统米歇尔-特梅尔的中右翼政党——巴西民主运动党(MBD)的候选人,参加10月7日开始的大选。

  在民意测验中,当LGBT社区所支持的其他大多数候选人都代表左翼政党参加竞选时,选择参加特梅尔的保守党竞选为蒂芬妮招来了很多批评。不过,她对此毫无惧色,并直面了所有批评。

  “我重视的并不是政党,而是人民。”她说。她与该党的联系是通过她的俱乐部包鲁(Volei Bauru)建立起来的,该俱乐部是由于MBD有关的产业赞助的。

巴西女排变性球星将竞选国会议员 已瞄准东京奥运

  去年12月,蒂芬妮成为了巴西女排超级联赛中第一位变性球员,这在巴西引起了公众的注意。在她还是罗德里格-佩雷拉-德-阿布鲁(Rodrigo Pereira de Abreu)时,她曾在欧洲辗转葡萄牙、西班牙、荷兰、比利时和法国,参加那里的男排联赛。

  但她说,她总是感到被困在一具男性身体里的、成为女人的意识的折磨。

  “27年来,我一直经历着这种(精神上的)内耗。”他告诉法新社说,“当我12或13岁时,我就想要去变性,因为甚至从儿时起,我就知道我是个女人。但我缺乏信息和指导,尤其是能帮我完成手术的医院。”

  蒂芬妮出生在戈亚斯(Goias)市中心的一个贫苦家庭,在经历了长期抑郁折磨后,她终于在2012年改变了性别。

  “当时我在联赛(比利时第二级别联赛)中是第二得分手,我离开了球队开始变性。”

  “我无法再生活在那个躯体里了。我无法证明我是个男人,因为我是个女人。我无法承受为自己感到羞愧的感觉。”

  受到规则保护

  随后,她在欧洲进行了广泛的激素治疗以及一系列手术——最近一次手术是5月份在西班牙进行的,目的是修饰她的容貌。

  回到巴西女排超级联赛打球是个巨大的冲击。女排队员们奋起反对,她们认为这是不公平竞争。但全赖国际奥委会的规则,在血液中睾酮水平得到控制的情况下,她被允许参加女子比赛。

  蒂芬妮已经瞄准了在东京奥运会代表巴西参赛的机会,并为此努力奋斗着。

  “如果我受到了规则的保护,那么我为什么还应该担心人们在说什么呢?”她说,“我觉得,她们批评我是出于嫉妒,有点儿像内马尔。”

  为了上帝的爱

  尽管巴西的男性社会很难接受她们,但在10月份的大选中,有53名候选人是变性人——而上次只有5人。蒂芬妮是极少数不代表左翼政党竞选的人之一。但她希望,以她为例能帮助变性人争取被社会接受。要知道,在巴西,变性人的被谋杀率居世界之首,仅2017年就有179人被谋杀。

  “当他们提出把我带回巴西时,由于歧视问题,很多人建议我留在欧洲,但谢天谢地的是,事情开始改变了。”

  她知道,如果她能进入国会,那么来自于议会内部的其他障碍还在等待着她。

  她的母亲为她进入政坛而祝福,但有个条件。“她告诉我:不要变得像那些抢劫人民并对国家造成巨大伤害的政治家一样。”她说。